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绝色女白领雅妍,今年二十二岁 [1/5]


我叫雅妍,今年二十二岁,十八岁便踏入社会工作,凭着上进的毅力,现在是在一间上市公司当行政主任。十九岁我便开始独居的身活,因为自小便父母嫌弃是女儿,便跟外婆外公生活,两老在我十九岁的时候相继去世了,我便离开故居,租了新房子,展开属于自己的生活。

在中学时代,曾谈过一次恋爱,可惜在我高考的时候因为忙于课业,冷落了男友,两年的感情就此无疾而终,这是一段很纯真的恋爱,至今依然回味,但逝去了的年华已无法追回来了。之后便专心工作,立志在事业上创一番成就。
这些年来我都专心工作,因为自小缺乏家庭温暖,童年并不快乐,于是唯有以工作的成就来满足自己,加上好胜的性格及聪慧的脑袋,我的工作能力也不是盖的,才会有今天的成就。我要成为一个女强人,让自己拥有优质的生活。
我从来没有自恃外表的优秀而佔平宜,我要凭实力获得成果,这才令我有成功感。就是因为父母重男轻女,我要叫他们看到女儿也不是赔钱货,我唯一的弟弟比我少两岁,虽然勉强考到大学,但并不是读书料子,且目光没有远景。

我十分注重仪容,定时修护的及腰长直髮乌黑亮泽,瓜子脸上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鼻樑挺直的鼻子下是小巧的樱唇,白?的皮肤滑不留手,加上一百七十三公分的身高,也许隔代遗传了外婆法国人的基因,双腿长四十三吋,腰也比亚洲人的短小。

我的三围是34F,23,35,我母系这边胸脯都非常丰满,我对自己的身型一直都很自豪。我身型窈窕,背部并无多余赘肉,因此胸部的脂肪更显突出,比较麻烦的是必须到内衣专门店订购外国的大罩杯乳罩,亚洲款式根本没有选择。
任职秘书必须穿正式的套装,丰满的胸部在衬衫及外套的遮掩下,虽然曲线难以隐藏,但还是不太突出。但穿上普通服饰,则难以隐藏。我也不知怎的,有时候很享受男人们看着我的胸部投来色瞇瞇的目光,有时候又很讨厌他们充满淫慾的眼神,我也搞不清自己的心理。

由于我不用谈恋爱,常自愿加班工作,目标是在一年后坐上行政总裁的职位。可是,在我这个年纪看来,能任职上市公司的行政主任已经是很彪炳的成绩,很多比我年长的员工或是职位同级的同事都嫉妒我的职位,可这些人又不想想自己花过多少努力。

不过,于我来说,现在这个职位可说是稳定下来了,只是慢慢向更高的目标发展,不像早几年般卖命般的工作来表现自己的实力,所以,空闲的时间是多了,人一但闲下来,总会惹来很多幻想。
我也只是一个年轻的少女A当然渴望谈恋爱,只是既遇不到合适的对像,也太偏重工作的发展了。回到家里面对着冷冷的墙壁,又怎会不寂寞哩,所以夜里总喜欢上街逛逛,由于家在闹市,很是方便,走在人烟稠密的街道上,才能暂时驱散空虚的感觉。

之前我也说过我複杂的心理,有时喜欢被男人用目光轻薄我的身体,有时又感到厌恶。当我想被人用目光轻薄的时候,便会穿得很清凉,以吸引更多目光「欣赏」。
公司下班的时间是下午五时,这天我六时才离开公司。回家须乘搭工车,也只须十分钟而已,不过在繁忙时间里,会多几分钟时间。

由于很多上班族都在这个时段下班,等候公车的人不少,公车很快到来,我随着人群挤进车箱之中。车箱中人很多,右手挽着公事包,左手欲找着扶手,但不由我选择,已被挤到人堆之中。
后面的人群突然猛力一撞,我失去平衡撞到面前那人身上,那人身高跟我差不多,我勉强移过头,才没有一脸贴上人家的脸上,但身体却无法动弹,整个压在那人的身上。

这时候公车开了,人群也平静下来,由于人挤得针也插不进,我只能维持原状,尴尬地紧贴着那人的胸膛。因为我的头正在那人的头侧,彼此的侧面几乎贴着,所以我并没有移动头颅,恐防自己的脸会碰到那人的脸。但刚才一个照面,是个约三十岁的男人。

我的身体也不敢乱动,因为紧压着对方的胸膛,害怕被对方误会自己是故事磨蹭他。但是,我虽然没有移动,但还是要呼吸的,胸脯定会自然起伏。渐渐地,我感觉到下方被硬物顶着,再蠢的人也知道是甚么事情了。
我更加尴尬,却又无可奈何,可恶的是对方竟在微微移动,我气得咬着唇,忍受着对方不礼貌的行为。却在这时,我的臀部也被人摸上了。我感觉到那双手正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我终于别过头,狠狠地瞪着他。

他不单毫无惧意,还冲着我微笑,更突然在我唇上轻轻一啄,我立即转过头,不再看他的脸。我感到万分羞辱,除了初恋男友,我再没有被别的男人吻过了,如今竟然被如此恶劣的男人吻到,真的气死我了!

可是,气还未消,那双在我臀上的手更加过份,顺着我的线条抚摸,并用手指逐吋逐吋的拉起我的裙子。那欠一吋便及膝的贴身裙被拉成仅能包着臀部的迷你裙,那双卑劣的手一直抚摸我的大腿,我开始感到噁心及害怕了。
手很快便滑到我的秘地上。我习惯穿丁字裤的,因为套装裙大多是贴身设计,我才不要内裤的外型勾勒在裙子上,这样太不雅观了。想不到这次反而让这个男人得到平宜,揉搓了我的臀部一会后,手便移到前面来,隔着内裤抚摸的我的阴户。

被别人摸到这个地方,我不禁轻微挪动身子,这样反而刺激了他,他的口在我耳边低叹一声,然后将嘴吧贴在我的耳上吹气。
「噢!我的天!」我心中不禁低喊。耳朵可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人轻抚或是吹气都会使我全身酥软,浑然无力,且很容易便被挑起性慾。这次他他误打误着了,真糟糕!我紧咬着唇,忍耐着那几乎欲夺口而出的低吟。
但身体已更加无力地靠在他的胸膛上,而他的手指也掰开了我的内裤,勒在阴唇外侧,手指便肆意地揉弄我的秘地。可恨的是他的嘴巴并没停下来,在我耳边呼吸着热风,我的下巴无力地搁着他的肩上。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变异,继续在我耳边呼吸,而我的秘地亦不听使唤,不理我的心里多么难堪,依然渗出蜜汁。那人的手指揩抹出蜜汁,并像涂油般涂抹我的阴户,然后再滑进紧闭的阴唇间,揉捏我的小珍珠。
是耳朵被人呵痒,还是因为太久没被男人碰过呢?抑或是我真的有着淫蕩的因子?怎么被人非礼还会渗出蜜汁的呢?就在小珍珠被揉搓的瞬间,心底里也涌起一份久违了的兴奋感觉,我痛恨这份感觉,也痛恨那股想呻吟的慾望。
我的蜜汁渗过不停,小珍珠也被搓得热辣辣的,这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珍珠处直传到脑门,一股酥麻的感觉袭击我的神识,我快要支持不住,好想放声呻吟!但眼看到公车正在靠站,这正是我下车的车站。

那股酥麻的感觉像波浪般扩散,小腹不自禁地收缩,双腿变得软弱无力,似要倒下来的样子,这种感觉使我极度无助与徬徨,就在我快要呻吟的时候,车箱里的人潮已开始移动,那只手停了下来。
这也是我该下车的时候,我便收拾情绪,随着人群下车,下车后,我朝车箱看去,那个男人依然一附笑脸的看着我,目光似乎意犹未尽。我立即别过脸,听到公车离去后,才举步回家。

我的意识回来了,这时我才惊觉自己下身的「衣衫不整」,裙子依然是仅能包着圆翘的臀部,且内裤仍然勒在阴唇外侧,阴户凉飕飕的,但身边行人不少,我又怎能当着人前拉下裙子呢?太丑了吧!
于是,我只能一步一步小心役役地走回家。回家路上不少人都投来奇异的目光,尤其男人,更是公然地直视我的双腿。当然了,均匀修长的白皙美腿完全暴露于裙子之下,一些迎面而来的男人看看我的美腿,抬头再看到我美丽的容貌,都几乎忘了走路了。

我的心情却是十分凌乱,因为裙子里的内裤没有穿好,裙子又变得这样短,下面凉飕飕的,怎能不叫我害怕。可是,想到刚才在公车上那奇妙的感觉,更令我迷惑,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为甚么会有这种感觉的呢?而且,这种感觉又是如此的美好……

不!那是被人非礼哩,我怎么会想到美好!唉……也许自己真的孤独太久了,思想越来越奇怪。但抬头看到路人不断投来灼热的目光,凉飕飕的秘地又感到一阵热暖,蜜汁又悄悄渗出。不过,现在可没有内裤隔阻,万一蜜汁沿着大腿渗下来,那么……我不敢想下去,便努力迸除杂念,急步回家。

回家以后,刚才被挑起的兴奋感儘管经已褪去,但内心却有另一份感觉蠢蠢欲动,于是便迅速地淋浴,然后换上能突显我身材的衣服,到街上逛逛,以宣洩那莫名的感觉。
我换上一件超短袖的贴身衣服,衣服只是像徵式地设计出袖子部份,仅盖过肩膊,衣服是弹性的白色尼龙料子,衣服胸前是金色的潦草英文句子。衣服的领口不算很低,但由于我胸部硕大,三份一的乳房毫无遮掩,乳沟深刻迷人。
因为布料弹性且贴身,配上纤腰,胸部玲珑的曲线异常突出,嫩紫色的胸罩约隐约现,震撼着人们的视觉。下身是白色的牛仔布迷你裙,到大腿大半再要短一些,穿上白色平底的修脚形球鞋,这一刻的我流露着青春气息。

平日穿套装的我看来像有二十五岁前后的样子,加上上班时不拘言笑,严肃冷酷的外表更令我显得成熟。揽镜自照,我也不禁惋惜自己的芳华,童年已经因父母的嫌弃而失去了,别人兴高采烈地享受恋爱的年纪,我却在为生活拼搏,青春就这样溜走了一小截了。

我匆匆挽起长髮束成高高的马尾辫子,便不再看镜子,不再对影自怜,挽起小手袋出门。走在街上,这次引来更多贪婪的目光,当我看到一些女生厌恶的瞄一瞄我看,这使更感自豪,连女生都嫉妒我的美色。
我走进一个商场里,选了一间餐室晚膳,门外的接待小姐对着对讲机通传过后,一个男侍应生引领我步进餐室之中,我看到他胸前的名牌,他叫陆文庭。

因为我是一个人,被编到坐在近餐室角落处的小桌子,当我坐下后便拿起餐牌细看。但我眼角余光瞄到那个男侍者并没有离开,侍立一旁。我故意询问菜色的细节,他弯下身跟我逐一细说,我瞄到他一直盯着我的胸口,还好他的讲解依然清晰。

当我用餐的时候,我忽然察觉到对面那桌人投来的目光。坐在对面的是四个男生,约二十多岁吧,两个背着我的,两个面对着我的,面对着我的两个人均不停注视着我,那个个背对着的也偶尔不经意地别过头来偷看我。
这里的餐桌并没有桌布,而我的迷你裙也是贴身的,坐下来后裙子不单拉得更短,且双腿间会现出一个春光外洩的三角带,我并没有将手袋放在膝上,我猜想他们必定在偷窥我裙春光。

不过这间餐室灯光昏暗,所以感觉上会走光,但事实却不,只会看到黑漆漆的三角带,却看不到内里的春光。我装作没有发现他们的偷窥,依然悠闲地用膳,还不时上身倾前,让他们看看我胸前的明媚春光。
用膳完毕后便结帐离开,在我呼唤侍者结帐的同时,对面一桌的男生也跟着结帐,我不以为意,结帐后便离开餐室。

我打算在商场里闲逛,便走到不远处一间店舖的厨窗前驻足观看展览的商品,且看得一副入迷的模样。但我知道背后必定有人留意着我的举止,我装着仔细察看厨窗里的商品,不是弯腰便是蹲着细看。
我不知道当我弯腰的时候,后面的人会不会看到我的小裤裤,但是就是自己也不明了的感觉才叫我既紧张又兴奋。而蹲着的时候,裙子缩短了,整条大腿更是表露无遗。从厨窗的玻璃反映下,隐约看到背后站着几个人。
我便站起身来,自然的转过身子,装作正在思考该到那里逛,原来后面站着的正是刚才对面桌子的四个男生,附近还有一些人都在看着我这个方向,看来我的计划又成功吸引到不少目光了。
我又走进一间书局里,走到一排放着小说的柜子旁,蹲下来装作找书的样子。而我蹲着的位置是在近通道的地方,即是如果有人站在我的对面,必定能够看到我裙内春光。

在我左边是行人通道,左半的身子在书柜以外,左腿是屈膝蹲着,右腿则膝盖顶着地板,一附似是无意间春光外洩的样子。我不断翻阅书籍,眼光却在留意四周,有人站在我身则停下,不久便向前走去。
我偷看一下,原来是刚才四个男生哩。他们都走到我的对面并纷纷蹲下来,并且也拿起书本装作找书的样子。而我斜对面的两个男人也留意到我这里春光四溢,也同样蹲下来偷看。

我偶尔轻托香腮,装作沉思的模样,又翻阅一下面前的书本,双腿渐渐再张开些许,让他们看得更清楚。我的脸孔也开始发烫,心跳加速,实在太刺激了!但表面看来仍然一脸专心地在找寻书籍。
双腿微微张开一点外,身子也稍为转向通道那边。我想到他们会不会透过嫩紫色的薄纱小裤裤而看到自己的阴毛,我的心情更加兴奋,但是,时间差不多了,蹲太久反会惹起别人的疑心。
当我站起来时,装作不小心掉下手上的书本,便弯身拾起来。在我前面的人能看到我领口的春光,我拾起书本时,飞快地从腿间看一看后面的人,后面的也在看着我修长的美腿哩。

我放好书本,转过身子离开书局,当我转过身子以后,看到一些男人都在注视我,使我更觉兴奋。不过,这一刻我又发觉裙子太短了,因为刚才蹲着,裙子被扯高了,站起来后,料子因为贴身而不会自动垂下,如今裙子又变成跟仅包着臀部没两样。

虽然我喜欢穿迷你裙,虽然我偶尔喜欢暴露,但裙子短成这样始终不放心,感觉也太过豪放了,但众多眼睛都在看着我,无法不经意地拉低裙子,也只好顺其自然了。
当我步出书局不久后,肩头被一只手搭着,我一脸吃惊地转身,眼前正是刚才四个男生。搭着我肩的那个放下手,并说:「你好,我叫阿轩,他是阿凡、阿劲及阿雄,我们想跟你交个朋友,不知道行吗?」
我可没有想过会有人主动上前结识哩,我心里也矛盾起来。

阿轩又说:「我们并没有恶意的,坦白说,你长得很漂亮,我们想跟你交朋友。」
我也不知怎么好,但刚才他们都在偷窥我,如今又一附诚恳的模样,也不知他们葫芦里卖甚么药,警觉心起,便推拒他们:「呃……我无意交朋友,对不起。」说毕,便转身欲离去。
但一只手又拉着我的右手手腕,身后又响起阿轩的声音:「小姐,别急着走,不如我们到附近坐下聊聊,我们真的诚心想跟你做朋友的。」

他们竟然敢捉着我的手腕,看来我也难以摆脱他们的纠缠,唯有暂时顺从他们,然后再想办法离去。这里是公众场所,他们也不会做甚么过份的事吧。「好吧,你们想到甚么地方聊?」
「商场西面出口那边有个小公园,就到那里吧。」阿轩说。

「呃……不好吧,这么晚了……」我心里想,才刚认识便想骗我到公园去?别把我当作小女孩了,当我面对商业场上的丑恶人性时,你们还躲在父母的护荫下哩!
「你不会是害怕吧?那里常有人进出,没甚么危险的,且也是公众场所,我们不会乱来的,只是想有个宁静的地方让彼此认识而已。」
心想他们说的也对,时间还不是很晚,那个出口来往的人仍然不少,就再看情况吧。「好吧,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