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妈妈的同事 张阿姨 [2/3]

妈妈的同事 张阿姨 [2/3]


张阿姨一直耐心的听我说话,那是我在那个阶段从来没有过的。我母亲从来不会听我说话超过五句,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我越加感到和张阿姨无比的亲近了。
从餐厅出来,张阿姨突然说道:“看你年纪不大,酒量倒不小,还想不想喝!”
“行啊!反正明天不上课。”

张阿姨看了看手表:“快九点了,那就买点啤酒到我家去喝吧。”
小岚高兴的叫起来:“好啊!好啊!!”……于是我和张阿姨去买啤酒,小岚拿着钥匙先回去了。
在张阿姨家的楼道里,我俩彼此都不说话,而且很轻的王她家走去,我是怕被她的邻居们看到,张阿姨竟也和我默契的配合着。

张阿姨轻轻敲了敲门,我能看得出她很紧张,她也很不愿意让别人看见我晚上到她们家吧?门开了,我和张阿姨很快的闪身进去,啊!心理一下放松了!
“岚岚,让哥哥先洗澡!你帮妈妈炒两个菜!”
“张姨,别麻烦了!不用炒菜了!”
“没事!你别管了,快去洗澡吧。”
“泉泉哥哥,你去呀!”小岚边说边不容我反抗的将我推进了屋里。

浴室里,我的心七上八下,不知道今晚会怎样。又是兴奋,又是害怕,怕的是假如发生了什麽将会有怎样的后果呢?最后,我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太出格!
可是我始终处于勃起状态的阴茎,会不会左右我的理智呢?我正想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发现几条张阿姨的底裤挂在浴室里,我正想伸手,小岚在浴室外面叫我:“泉泉哥哥,我妈说你洗完澡出来换上我爸的干净衣服,把你的髒衣服扔到洗衣机里去,我把衣服放在门口了啊?”

“知道了!”我回答着,赶紧擦干身子离开了浴室。
我穿着张阿姨丈夫一件新睡衣来到了客厅,却发现酒菜并没有放在客厅,而是放在了张阿姨的卧室,小岚趴在大床上,披散着头发,用手抓着碟子里的凉菜偷吃,张阿姨从另一间房子里换了比较休閑的衣裤,但不是睡衣。
“你俩先看电视,我去洗澡。”张阿姨说完便进了洗澡间。

啊!真是难以名状的感觉哦,幻想中和欲念对象的母女俩独处一室的情景现在竟然变成真的了!
小岚趴在床沿,鹅黄色的小背心,白色的宽松短裤盖着小屁股,从背心边可以清楚得看见幼女微微隆起的胸部,我强压着心中的淫念,一直手搭在小岚的肩上,尽量让自己的手上不要传达出淫秽的信息。但是,我的手一接触到小姑娘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抚摸起小女孩儿的肩头了。这时候的小岚,一定想起了十多天以前和我之间发生的事情。

我的手顺着小姑娘的肩头迅速往下摸去,在幼女单薄的腰间徘徊着,小岚趴在床沿不停的清嗓子,我知道那是紧张导致的反应。我的中指摸到了幼女的尾骨,光滑尖细,尾骨顶端好像被一层薄薄的骨膜包裹着,我知道在往下半寸我就可以隔着幼女的睡裙触摸到那幼嫩的肛门了,但是我没有,因爲张阿姨随时都会洗完澡进来……小岚的屁股向上翘了起来,我的手明显的感到了小姑娘腰部以下的肌肉开始紧绷起来,两个小屁股蛋在微微的颤动。过了一会儿,那个在我手底下羞涩的转动幼女的臀部开始加大了挺动的幅度,从小岚股间传来的阵阵热浪,清楚的告诉我——她开始动情了!

从浴室里传来了张阿姨洗澡的声音,我和小岚就这样四只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她把在床边,我坐在地毯上,一直手摸索着幼女的臀部,脸上还要做出被电视节目吸引的样子;小岚的下体和我配合着,但是两眼仍盯着电视机,只是脸蛋显得特别的红。就这样,我俩彼此心照不宣的进行着我们的“小游戏”。

突然,小岚撤回一只手按在我摸索的手背上,我心里一惊,可我们仍旧保持着原有的姿态,谁也没有看对方一眼,不同的是我那只不安分的手背小岚紧紧的压在了她自己的股间,小女孩细滑的手抓住了我的中指,然后象是拿着一件器具一样,紧按在自己的外阴部揉弄起来,微微闭上的满足的双眼和神态完全不象是十二岁的幼女。

我的阴茎在完全没有束缚的睡裤下面勃起的就要爆裂了,在裆部中间高高的支起了一座山峰。小姑娘的小手还从来没有碰过我的阴茎,我忍不住了,準备站在小女孩的面前,让她紧紧的握住帮我套弄,我正要起身,听见浴室的门开了…
…坏了,张阿姨擦着湿湿的头发进来了,可我的阴茎却毫无退缩的意思!小岚岚一连若无其事的样子,张阿姨盘腿坐在了地毯上,顺手拉过了一个靠垫:“你坐哪里?地上还是床上?”
我当然还不敢上张阿姨的床,而且我断定自己裤裆的窘态张阿姨已经察觉了。

“坐在地上吧!”我毫不犹豫的坐在了地毯上,这样可以隐藏起我的“欲望”!
电视上放着乱七八糟的破节目,我们的夜餐却快乐异常,借点酒劲,我们三人都显得非常兴奋!张阿姨的酒量还真不小,眼看着啤酒就要喝完了,我顿感失望,因爲喝完了酒我便没有什麽理由再呆下去了。

墙上的挂锺指向了11点50分!天哪!我真的该走了!小岚岚忽然说话了。
“妈,让泉泉哥哥住咱家吧!?”
“啊!这个……我……”我红着脸支吾着……“好啊!不过他睡哪里呢?”
“不了不了,我还是回去吧。”我口是心非的说道。
“睡我床上,我和你睡一起!”岚岚很快的回答着。

“呵呵,那也行,泉泉,要不你就别回去了!”
“啊,这个……好吧!”
张阿姨看着我的样子,突然伸手糊弄了一下我的头发。“怎麽啦?小小年纪,还封建的不行!?”
“不是,我怕影响你们睡不好!”
“我看是你自己睡不好吧!”
我听着张阿姨这句话,总觉得有另外一层意思,可也没太明白,傻呵呵的笑了笑。

“干脆这样,我这儿还有红酒!明天你又不上课,阿姨陪你喝到天亮!然后你再回去睡上一天!怎麽样?”
“好啊!好啊!!”我还没有回答,小岚抢着喊了起来。
“小点声!你高兴什麽?一会就去睡觉,明天早上你还要去上舞蹈课!”
“我不想去了!”
“不行!你看看人家李娜,和你一起开始学,人家现在都可以上台演出了,你呢?懒死了!”
“懒怎麽了!?我的动作比她好看,老师都这麽说!”
张阿姨转脸对我说:“唉,她就是不刻苦,但是跳得确实很好看!待会儿你给泉泉哥哥跳一段。”
“哼!”岚岚俏皮的作了个鬼脸儿,转身在床上四仰八叉的躺着伸懒腰了。

“铛……”一阵电话铃声,让我们彼此都是一惊!
张阿姨急忙走到客厅拿起电话。
“喂……嗯。岚岚已经睡了,好……好……我也準备睡了……知道了!嗯,拜拜!”
一听便知,是岚岚他爸的电话。张阿姨爲什麽要编谎呢?哦!在她的眼里,现在的我不是小男孩,而是大男人了!半夜三更的,让她丈夫知道,还不……小岚吐乐吐舌头,沖我做了个小声的手势!
这是一对配合的多麽默契的母女啊!

张阿姨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一瓶打开的王朝干红了,一人一杯,岚岚的当然很少。“岚岚,把台灯开开,太晚了,屋里还这麽亮!”
鹅黄色台灯灯光替换了原来的日光灯,气氛一下子暧昧了起来!张阿姨起身在柜子里取出一盒磁带,:“这是你的舞蹈音乐,把你上次少年宫演出的舞蹈给泉泉哥哥跳一下。”
“哎呀,不要跳了嘛。”

“哟,还不好意思呀!”张阿姨说着起身到窗户边,顺手把第二层窗帘也拉上了。“好了,现在可以了吧,只有我们三个人,你可以跳了吧?”
音乐开始了,好像是一首歌颂老师的一首抒情歌曲,因爲声音比较小,歌词听不太清!

岚岚开始跳了,柔和的灯光,悠扬的音乐,酒杯里的红酒……在这一切的衬托下,翩翩起舞的小女孩,在我眼里已经成了一位月宫下凡的小仙女了。
没有多久,岚岚开始投入到舞蹈之中了,每一个擡腿,每一个转身都很优美,那洁白圆润的大腿分开的时候,光白凸起的幼女阴部一览无遗的在我,哦不!在我们眼前。张阿姨也看的见啊!她难道也在欣赏着自己女儿的股间吗?
小姑娘下体的那条裂缝,从短裤裤口边透出,被暗黄色的灯光映衬成了鲜红的顔色。一个喘息声来自小岚岚,那是跳累了的原因;一个喘息声来自于我,那是故作镇定的原因;还有一个喘息声,却来自张阿姨,那是……难道?她真的是被女儿的暴露所挑弄的吗?

一曲结束,岚岚害羞的钻到了妈妈的怀里,我不能再这麽傻了,我要迎合着母女俩人啊!我端起酒杯:“来,爲岚岚优美的舞姿干杯!”三杯红酒一饮而尽,小岚岚的脸开始明显的变红了。
我以爲张阿姨不会让她再喝了,可没想到张阿姨又倒满了三杯:“来,再干一杯!”
“泉泉,你说我们岚岚怎麽样,跳得不错吧?”
“是啊!”
“哎,可这丫头就是不刻苦!”
“嗨!她还小嘛,再过两年不用你操心,她也会懂事的!”
张阿姨推了一把趴在她肩上的女儿:“听见了吗?泉泉哥哥都说你不懂事。”
“我!我可没说岚岚不懂事呀!”我忙辩解。
张阿姨沖我挤了一下眼睛,意思她的话是说给小岚岚听的。
“哎呀,知道啦!我困了,想睡觉!”
“那就过去睡吧!”
“不,我就睡在这儿!”
“不行,睡你自己屋里!”
“不嘛,我就要在这儿嘛!”岚岚看来是有点喝多了,我急忙说道:“就让她睡这儿吧!咱俩说话小声点。”
张阿姨无奈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话题开始围绕着岚岚进行,张阿姨讲了很多岚岚小时候的事情,又讲到了她自己以前的事,又讲到了她爱人。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已经快两点了。
小岚岚在一旁睡的很香甜,均匀的呼吸声让我的脑袋也开始有点混混胀胀的感觉。
“怎麽了,是不是有点头晕?”张阿姨小声的问我。
“好像有点,没事!”我回答。

“哼,还是年轻啊!靠在这里,我给你捏捏头。”
张阿姨的声音温柔的令我浑身发软,那好像是无法违背的命令一般,我乖乖的背靠在她腿上,可是当张阿姨的手指碰到我的一霎那,我的身子一下紧张起来,从头到肩僵硬在那里。
“放松,别紧张。”
我很想放松,可还是不行,心髒“咚咚咚”的大声的跳动着!

“唉!你等等……”张阿姨起身,从床下面拉出一个不大的塑料储物箱,打开了,里面是一些书和CD、录像带什麽的东西。张阿姨拿了一张CD放进了音响,那似有似无的萨克声,真的让我松弛了很多。
“啊~~~~啊~~~~嗯~~~~!!!”这是什麽声音?
我回头看了一眼张阿姨,她稍显不好意思,说道:“这都岚岚她爸从香港带来的,大人听的,不过我觉得听着挺能放松,所以就放了,要不换一张?”
“不,很好听啊!”
“其实也没什麽,咱们这里总是讲人家这些是什麽黄色啦,淫秽啦,其实很美的东西,反而搞的……”
“就是,我们上个什麽生理卫生课,男的女的还要分开,真傻死了!谁没见过呀!”
“呵呵,你见过什麽呀?小孩子口气倒不小!”
“嘿嘿……我只是说,他们把这些事搞的神神秘秘,把我们都当傻子了!”
“就是,来,躺舒服点!”

不知什麽时候,我的头已经隔着一层薄薄的真丝睡裙枕在了张阿姨的大腿上了。我有点醉了,真的,这一切已经不再令我紧张,倒是那样的自然!我往上挪了挪,整个的头都仰躺在张阿姨的大腿面上。
“别说话,静静的歇一会儿!”张阿姨贴近我耳边说道。

张阿姨的手在我的太阳穴上轻轻的划着圆圈,音乐飘蕩在卧室里,里面不时隐隐传来呻吟声,床上躺着12岁的鲜嫩的女孩儿,我开始飘起来了,思想和身体,颈部接触到张阿姨腿上的真丝裙,那种滑腻的触感让我的阴茎高高的昂立在腿间,不知道什麽时候,台灯已经变成了床头的壁灯,粉红色的,充满性欲的芳香光线下,我的挺立的形状令张阿姨的手心上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
我现在毫不掩饰我的勃起,不但不遮掩,而且还在故意的用下身的看似不经意的挪动来挑逗张阿姨。

我的手自然的垂在身体两边,有意无意的接触着张阿姨的脚面,我祥装昏昏沈沈的状态,左手整个的放在了张阿姨的左脚上,张阿姨的左脚动了动,好像使用她的脚趾拨弄了一下我的手。我的阴茎明显的脉动了一次,隐约听见张阿姨喉间嘤咛一声,她看见了!

我开始抚摸了,轻轻的捏弄起张阿姨左脚的小趾,然后轮换着,每一根脚趾都不放过,右手握住了张阿姨的另一只脚,在她的每个趾缝里徘徊……张阿姨的双腿开始慢慢的绷紧了,用两个膝盖一紧一松的夹着我的肩膀,我向上挪了一下身子,整个人靠在了张阿姨的怀里,张阿姨默默的将我紧紧搂在了怀里,我的脊背上能感觉到两个热热的软软的乳房紧贴着。

我的手开始抚摸张阿姨的小腿了,用指尖在她光滑的腿面轻轻移动,经过膝盖、大腿面、外侧、游走到内侧,然后,我将右手伸到了我的身后,向着张阿姨的腿间摸去……张阿姨的手从我的胸前,向下,伸进了我的裤腰间,然后将左手在我的胯骨上轻轻的抚动,右手向我的小腹慢慢的移去……我闭着眼睛,静静的享受着一个成熟的女人的爱抚。张阿姨将睡裙从腿弯处向腰际褪了下去,两条光滑的玉腿夹着我的上身,我感觉到她在颤抖,我的身体顺着她那柔滑的大腿皮肤向她腿间躺下去。忽然,一簇细软得体毛和我的腰部紧紧接触在了一起,张阿姨的睡裙下面是光着的,那是张阿姨的阴毛啊!

扎扎痒痒的感觉,从我的腰部瞬间传遍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经,我清楚的从腰部的接触上感察到了张阿姨生殖器官的形状,那是滚烫豔软的两片柔唇紧紧的贴着我的皮肤,黏黏热热的液体帮助着张阿姨的下体在我的腰部上下左右的滑动起来,她一下比一下重的挺动着下身,我左右迎合着她的摆动方向……张阿姨的右手盖住了我的阴茎,轻轻的揉搓起来,她的嘴唇开始从我的耳后吻起,喉间传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我的腰后已经糊上了一大片张阿姨黏黏的体液,她那两片豔软的唇片像婴儿的小嘴一样在我的身后磨动着,越来越重,幅度越来越大。渐渐的,张阿姨的两只手从我的底裤边缘伸了进去,“啊!”我禁不住轻轻的叫出了声,张阿姨的一只手握住了我的阴茎,另一只手轻轻的揉弄起了我的睾丸……我的手伸到了身后摸索着,忽然,一种细细软软的体毛的触感传到了我的手背上。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摸到女人的阴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