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少妇美伶,陪领导出差被潜规则,还射在里面 [2/2]


  美伶闭上眼睛,悄悄握住肉棒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压住肉棒的侧面,然后移动香唇在各处亲吻。「快一点给我舔吧。」老林迫不及待的说。「唔……我不喜欢性急的人。」美伶拢起落在脸上的头发,在阴茎的顶端轻吻。「晤……」只是如此,肉棒就猛烈跳动。「啊……」美伶露出湿润的舌尖在龟头的马口上摩擦。美伶的舌尖向龟冠和阴茎舔过去。 这样身上只有小腿上还有内裤,在宾馆的大双人床上像妓女般舔丈夫以外的男人之物时,美伶的理性逐渐消失。
  
  「啊……吾……」发出使老林的胯下溶化的火热呼吸。
  
  在阴茎上涂满唾液。「快含入嘴里!含进去吧。」少妇的美妙口交使老林全身无力。不知何时,领导权已经掌握在美伶的手中。「好吧……」美伶露出妖媚的眼光看老林,张开嘴,红唇含在龟头上。充满性欲的丑陋肉棒塞进少妇的嘴里,龟头碰到喉咙……美伶紧缩嘴唇,吸吮老林的肉棒。「晤……好极了……小美伶。」舌尖磨擦到龟头的肉沟,老林忍不住发出哼声。「我会好好的吸吮,现在就这样饶了我吧。」「不行。今天晚上一定要把肉棒插入你的肉洞里。」「啊……小美伶……」阴茎在美伶的嘴里産生的快感,使老林的屁股不断的颤抖。
  
  老林拨开披散在美伶脸上的头发,看自己的肉棒在少妇的嘴里进出的情形。
  
  「求求你,把灯关了吧。」美伶抚摸老林的胸膛。
  
  「没关系吧。我想在灯光下看清楚你会用什麽样的表情吸吮我的肉棒。」「让你看到……我会羞死的……只是用嘴给你弄已经够难爲爲情了」美丽的脸因兴奋而发红,沾上唾液发出湿润光泽的肉棒,如此淫浪又性感的样子,使老林的情欲在美伶的嘴里爆炸。
  
  「啊……晤……」美伶在这瞬间皱起眉头,脸上在老林的胯下,把老林射出来的精液全吞下去。这是生平第一次,连丈夫的都没有吞过。现在爲什麽能吞下去,美伶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美伶起身要走。
  
  「干什麽?」「回房间呀?」「这就完了?」老林一把抓住美伶的秀发,把肉棒在美伶的嘴里进入到根都,龟头碰到喉咙,好好的舔吧,美伶。」美伶的头发被老林抓紧,只好凹下脸颊,吸吮塞满嘴里,全是精液的肉棒。
  
  「做出更香的样子吧!」「啊……不要…………不要这样的……」美伶离开老林的身体,关掉擡灯,只剩下一栈小灯泡。
  
  美伶吻老林,然后香唇沿着身体向下舔到胸部,骚痒一下肚挤后,把阴茎含在嘴里。老林在床头柜上拿来一小瓶液体喝下,之后闭上眼睛,将精神集中在胯下。「美伶……」老林抱住美伶,压在身下,擡起双腿,把褪在小腿的内裤扯去。美伶的脸微红,极度紧张和暴露的陶醉感使美伶得意识模糊,能感觉得出花瓣湿润,乳头和阴核勃起。她又转身面向床,充满性感的双臀诱惑似的扭动着。老林好像被吸引似的来到高高举起的屁股后面。从臀沟的深处看到有耻毛装饰的阴唇。那种淫浪且充满魅惑的景色,使老林几乎忘记呼吸的盯视。绽放的淫花在屁股沟深处湿润,向老林诱惑。豔色的菊花蕾也不停的蠕动。
  
  老林把少妇的身子转过来,看着还想用食指和中指掩饰乳头的少妇的害羞动作,更使老林虐待狂的热血沸腾。
  
  美伶的脸红到耳根,「饶了我吧……」话虽是这麽说,但羞耻与兴奋使美伶的脸色更红。「小美伶,把乳头露出来。」美伶的手离开乳头。紧紧闭上眼睛,把完全暴露的胸部向前挺出。老林拉两个充满性感的乳头,用手指在向上翘起的乳头弹一下。强烈的刺激使美伶仰起头露出妖治的眼神,露出雪白的喉头,乳头産生痛感的同时,下体湿润。「啊……饶了我吧……不要折磨我了……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淫蕩的女人,今晚就饶了我吧」美伶在男人注视的情形下,羞得几乎不能呼吸。「你说谎。」美伶成熟的雪白身体在男人的目光之下微微染成粉红色,没有用手掩饰阴毛,及而举起双手露出腋下。那是经过整理没有一点毛的白哲掖窝。而肉缝深处已经溶化,溢出透明的淫液,沾湿阴毛。
  
  老林的手指突然插入美伶的肉缝里,溶化成湿淋淋的花蕊受到侵入,美伶感到头昏,全身抖动,她下意识地扭动性感的裸体,将赤裸的身体依在老林的身上。
  
  老林用右手紧搂细腰,左手的食指在湿淋淋的肉洞里游动,手指深入到子宫附近。
  
  「啊……不要太深了……放了我吧……」美伶的声音沙哑,身体更感到骚痒无力,任老林肆意玩弄,阴户内的火热黏膜就会一阵一阵的缩紧,而仍旧保持粉红色的乳头向上翘起,好像等待男人的爱抚。
  
  老林趴到美伶的身上,猛然把肉棒插入到底。「啊……噢……」尚未完全準备的美伶皱起眉头,掀起床单。老林没有说甜言蜜语,只有拼命抽插。「晤……温柔一点……」美伶把老林推开,老林拉起美伶,来到镜子前。「啊……」美伶的裸体出现在三面镜子的墙上就像外国人一样,屁股的肉高高翘起的美丽裸体。「啊……羞死了……」无论那一边,都看到赤裸的雪白肉体。「小美伶,仔细得看吧。」老林抓住美伶的头发,用力拉起。「喔……放开我的头发……我看……」美伶看到镜中有丰满的乳房和细腰,可爱得肚脐以及形成强烈对比的黑色阴毛。虽然是自己的裸体,好像看到彩色的裸照一样,心里感到兴奋。「小美伶,你的身体真迷人,会使男人疯狂。」老林站在美伶后面,伸出双手,抓住丰满的乳房。手指陷入肉里,开始用力揉搓。
  
  「啊……」美伶看自己的乳房在老林的手里受到揉搓的情景。
  
  老林的手从丰乳沿身体的曲线向下移动。
  
  「啊……好痒……」摸到腰部时,美伶忍不住扭动性感的身体。
  
  老林拉美伶的左手到自己的跨下,让她握住在药力的催动下又已勃起的火热的肉棒。
  
  「硬……好硬……」美伶看着镜子,温柔的握住老林的阴茎,雄伟的感觉使她身体深处感到火热。
  
  (啊……这个东西要进入我的里面……啊%不行呀……)有夫之妇的贞操关念和情欲在美伶的体内起沖突,老林的手指从黑色草丛中找到神秘的肉缝,向左右分开露出粉红色的黏膜,美伶转头不敢看,呼吸变急促,丰满的乳房随之起伏。
  
  「你看清楚自己的阴户是多麽淫浪的湿润吧」老林得手指在阴核上用力捏一下。
  
  「啊!」肉会裂开般的痛楚,使美伶拼命的扭动屁股。
  
  美伶看到自己的阴户里湿淋淋的肉壁像动物般的蠕动……就是用这里吞进男人的阴茎……啊……我的肉体是多麽的淫蕩……看到镜中淫蕩的情景,美伶感到自己的脸火热。
  
  握肉棒的手掌心也汗湿。
  
  「啊……不能做……这种事……」美伶希望借这样的话减少背叛丈夫産生的内疚。
  
  「不要的话就停止吧。」老林把火热的呼吸喷射在美伶的脸孔,同时用手指挖弄湿淋淋的肉洞。
  
  「啊……不要……」「你说不要,到底是不要什麽呢?」「不要弄……我有心爱的丈夫,我们……我们才结婚四个月呀。」美伶像梦一般的诉说,阴户如溶化般的灼热。
  
  「你有丈夫,可是这也是爲了你的丈夫,现在又是在宾馆里。」「我回去,局长……让我回房间去吧……我感谢您,已经让您……那……那个了,要不再给您钱?」美伶虽然如是说,但肉缝却夹紧老林的手指不肯放开。
  
  「你大概想性交了吧,是不是忍耐不住了?」「不……啊啊…让我回去……不可以……不可以呀。」握在美伶手里的阴茎更加坚硬,静脉脉动的感觉使美伶的手无法离开……老林用二根手指在肉洞里抽插。
  
  「啊……不要这样弄啦……」美伶的声音充满性感,甜美的涟漪,从下体扩散到全身。美伶已经站不稳。双脚跪地,手也着地。她的丰满的屁股落在脚后跟,还不停的扭动。
  
  老林蹲下身,抱住丰满的屁股,拉开很深的肉沟,从美伶的背后将龟头对正肉洞口.「啊……不行呀……」随着一声无比淫浪的声音,老林阴茎进入美伶的下体里,受到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阴茎插入,罪恶感使美伶的身体异常敏感,美伶慢满觉得下体在燃烧,「啊…」忍不住从发出光泽的红唇,露出甜美的声音。
  
  「啊……亲爱的……原谅我吧……这也是爲了你呀……」老林的粗大肉棒从后面插入,使美伶几乎无法呼吸,全身的血液直奔脑顶。
  
  老林开始抽插。龟冠和敏感的淫肉摩擦。「喔……」美伶弯曲背后,指尖陷入地毯里。「小美伶,你真不得了,只是插一下就发出淫浪声,有夫之妇的女人就是不同」肉洞里夹紧着肉棒的感觉,使老林感动万分。「啊……不要动……鸡鸡……不要动……头发随之飞舞。美伶没有想到丈夫以外的男人的阴茎插进来,会引起如此强烈的快感。每一次插到深处下体便像火山爆发一种的流出岩浆,阴茎坚硬的感觉实在受不了。
  
  充满药力的男人的精力的动作,使成熟女人的肉体完全瘫痪,「你哭吧……你疯狂吧!」老林拼命忍耐肉洞夹紧的美感,使出全力攻击美丽的有夫之妇。
  
  这样从背后插入,必须使美伶疯狂,不然就无法让她成爲性的奴隶。
  
  如此的机会只有一次。「不行啊……已经不行了……我快要昏倒了……」美伶忍不住扭动屁股,似乎要摆脱坚硬的肉棒。这样反而引起刺激,全身冒出汗汁。从狗趴姿势显出的充满性感身体发出强烈的体臭。那是比世界上任何香水更有魔性的使跨下骚痒的味道。老林握着美伶胸前一对因身体被干得前后摇摆不停而晃蕩着的乳房,时松时紧地搓揉着,还用指头磨擦着两粒挺胀得硬硬的小乳头。「啊……啊……受不了……我快要了……我该怎麽办……啊……我快要了……」美伶发出断断续续的哭求,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她已经无力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了,剩下的完全是本能的反应。老林根本没有听到美伶的哀求,他又把少妇按到地毯上,如愿以尝地趴在俏丽少妇的身上,猛烈的抽插……「哇小美伶,你连深处也在颤动了,」老林把他的男根,向美伶那柔软的深处强力地刺进去。药力下老林的肉棍。足足比美伶丈夫大一倍,像棍棒一般坚硬的肉根,急速地抽送着,用龟头压挤阴道的肉壁,用耻骨碰撞肿胀的阴核,使美伶的娇躯不由得爲他轻颤起来,美伶虚脱得翻着白眼了,他仍不停地干着,那动作有规律得好像机器一样。
  
  房间里湿润的液体撞击出奇妙的声音。
  
  老林的龟头的前端紧抵着子宫,乳房间吸吮的快感,似电流般的游走,使美伶的双眉轻皱、目光迷离,发烫的脸庞不断地左右摇摆,老林的臀部肌肉剧烈地抽搐,这时的肉棒,开始在秘肉的包围中微抽搐着。
  
  美伶也全身颤抖着,肉穴里的黏膜包裹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她的手指深深陷入男人的背肌,湿透紧紧缠着他的身体,脚趾紧张地收缩在一起。老林发出巨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美伶的子宫口感受到有精液喷射时,立刻达到高潮的顶点,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俩人完毕后,活像软泥般倒下,当肉体分开时,美伶的阴道口洋溢出老林的精液……